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五年的爱情比不上一次网恋 转

五年的爱情比不上一次网恋 转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今天我第一次在天涯情感天地说自己的故事,也许也是最后一次,这是她介绍我来的这个地方,也是我为了她而离开的地方。我们是夫妻,我非常非常地爱她,有人问我我到底爱她有多深?我不知道,因为我无法回答,或者举一例子证明一下吧,或者这也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只是当时深陷情字里一些慕名其妙的举动罢了。我第一次见到她并爱上她时,两人在意乱情迷时,她告诉我她的第一次是因为不懂事给了初恋男友。我在她之前从未谈过恋爱,更没有碰过女孩子,听这事情无异于晴天霹雳,她看到我的神情马上就哭了,说她知道没有个人会接受她这样的女人,看着她流泪的样子我心都碎了,我过去抱住她向她发誓,在我心里她永远就最完美的。当天晚上她就委身于 我,当她躺在我胸口上时对我说,以后那怕我们吵得再厉害,也不要用这过错指责她,我许下了自己的诺言。一直到离婚,我在平时的争吵中从未违背过。

  我们结婚了在婚后,因为我工作的性质决定了我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她在一家事业单位上行政班,所以我承担了全部的家务,我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对我的要求从来是百依百顺,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合理,他们全力的帮助我们。特别是在买房及建立我们这小家方面,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妈妈心疼我们,因为家里有亲戚在乡下,经常来走动,送些鸡鸭鱼米的土特产,她从不舍得吃,都托人送到了城里。以至于我们好几年不用采买这些东西,每天只需要买新鲜蔬菜就足够了。可是我总觉得她的心不在我的身上,因为她从未象别的女人关心自己老公一样关心过我。当看到朋友们身上穿的手里拿的 都老婆精心打理的东西时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有一次我告诉她我们一个好朋友自从结婚以后,一回到家只需要看报纸就可以了,他老婆会把一切准备好。当时她哼一声。有这样不争气的女人!特别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当她的朋友来的家玩的时候,她只要坐在沙发上陪聊天,买菜做饭的事,当然包括洗碗的事也是我包 了。我的朋友不多,只有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可是每次他们两对夫妇来玩的时候,她只是淡淡打个招呼就进房上网聊天了。话也不多说几句,更别说什么亲自下厨做饭。我曾经暗地里说过她,她冷冷地回答我和他不认识,没话说!我曾经和她沟通过很多次,希望她在对我的朋友方面让我有点面子。她总是瞪大了眼睛,我又不求他们为什么要对他们好?说出来没人相信,她每天晚上洗澡时有一句话是必说的,你把我的内衣放那了?

  有次我买菜路上碰到她,两人一起回来,路上她的同事问她青菜多少钱一斤?她吱吱唔唔答不出来。回到家后沉着脸好象是我故意给她难看一样。我承认自己个性懦弱,更主要原因是我非常怕她不开心,所以无原则地迁就她。原本以为这样会让她感动,可我错了,这样做的结果只增加了她对我的轻视。在单位装宽带了以后我们开始疯狂地上网,因只有一台所以经常为此争吵,于是又买 了一台,原本以为是解决争吵的一个好办法,谁知道却是一个悲剧的开端。有了电脑以后两人吃完饭就躲进小屋里上网,谁也不干涉谁。当时我申请了Q以后,如实填上了自己的婚姻状态,结果没一人肯加我的。我于是干脆改成未婚,这下好多了逐渐有人加我,我一直把网络和现实分得很开,不管聊得多好我不会告诉她们的真名实姓和真正的工作单位。更不会告诉她们家里电话。她一开始对我这样的做法的评价就两个字,虚伪!她有时会把的家里电话告诉别人,我很生气,于是她转到手机上去了。半夜三更经常收到短信,我很生气,她却若无其事,只是不当我的面发了,背地里发。自从上网后我们的夫妻生活出现了问题,我承认是个性欲很强的男人,当她从另外一个房间回来上床睡觉时,对我的表示总是很不情愿,不是说太晚就是说太累,我看到她呵欠连天,也就不想勉强她。所以有时我们夫妻生活一个月也没有一次。当我和我当医生的朋友说起时他们觉得天方夜谭,以我们这样的年纪(我31,她29)这种情形是绝对不可能的。

  有一阵子她干脆说我晚上打鼾太大声,自己一个人到另一屋里去睡。一直到看到我非常生气以后悻悻的搬回来。我发现她变了许多,以往她对QQ上的亲热表情深恶痛绝,一有人发给她,马上拉到黑名单。可是到了后来她惭惭习惯了。对我越来越冷漠,她因为聊得开心,让给她买耳麦,我坚决反对,但是还是没拗过她违心给她买了。于是更加不可收拾。

  每天回来家不问饭是否做了菜是否买了立马坐到电脑面前聊起来。而且在我有时外出的时候还把门反锁起来。我回来开了半天门她才慌张地来开,我质问她时,她不屑一顾,仿佛不值得说明原因一样。有一阵子她公休,马上搬到另一屋,一天到晚就只是上网上网,家里事一点没过问过。有时上网到凌晨四点多,我在另一屋醒来还能听到她的笑声。我开始起疑心,利用有朋友是电脑高手的便利条件,趁她不注意看了她的聊天纪录,可以说那是十颗原子弹在头上爆炸也没这样让我震惊,我看到了她和别人网做电话做的记录,那么恶心的话下流的字眼竟然出自她口中的手下!我记下那人的电话,我回家里给她打了个电话,刚刚开始她否认,但是看我说出了细节后,她不再说话,只强调不是真做!!!我很冷静地和她谈到离婚划分财产的事,当着她的面给那人打电话,让他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从内蒙过来,我告诉他如果他是真心的,我会好好她送她出门,立马帮他们结婚手续。要是他敢玩她,他小心他怕狗命!她无语,只是一副没做错的神情。我想我会努力坚强下去的。说了那么多,心里好受多了,在天涯里看多了网络上悲欢离合,从来没想到会在自己身发生。我只想告诉那些正沉迷在网络中的人们,悲剧往往在我们以为不可能的时候偷偷来临。到时再认为那些不可能在自己身发生的事情值得引起注意时,可能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