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红颜薄命的可怜女孩

红颜薄命的可怜女孩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这一日众男人无休无止的强奸甜儿,精液一泡泡的射在甜儿的阴户和肛门里,待一众男人再次分别在甜儿身上泄欲后已经是傍晚,可伶的甜儿已被众人蹂躏了足足八个多小时,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玉首低垂着,棕色的长发遮住了俏脸,大眼睛已经哭肿了,嗓子也因为尖叫而哑了,鲜血混着精液和淫水从阴户和肛门顺着如同模特般的修长的美腿往下滴,在下面流了一瘫,这时娇驱不住的发着抖,小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似乎已经意识不清了。
  “让这小妞休息一会儿,再这样下去要不行了。”
  一个男人一边捏着甜儿翘挺的玉臀一边说到。
  “哟,心疼啦,又不是女朋友,怕什么,操死算了。”
  另一个男人说。
  “这妞这么美,就这么弄死也太可惜了,好歹也多玩几天。”
  第三个男人说。
  “嗯,我也饿了,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吃完在来玩这小妞。”
  大肚男人边说边恋恋不舍的捏着甜儿饱受摧残的乳房说道。于是众人便离开了铁屋。
  这时甜儿仍然被残忍的吊着,因为本来就被吊得很高,要勉强踮起脚趾才能支撑自己的重量,这时被多次轮奸后一双修长的美腿发软,根本支撑不了身体的了,全身重量就全靠被捆绑在粗麻绳里的一双玉手支撑,但是因为挣扎和摩擦,手腕细腻洁白的皮肤早就磨出血来了,吃疼的甜儿在手腕的剧痛中醒来,只觉得肩膀也快被拉得脱臼了,绳子绑的很紧,根本无法挣脱,而且越是挣扎越是痛。
  “呜……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甜儿凄惨的呼喊声回荡在铁皮屋里。
  可惜,在这荒山野岭,谁又能听的到呢。
  这群禽兽酒足饭饱之后回到铁屋,发现甜儿的处境很惨,她的一双玉腿拼命的想踮起来承受一些身体的重量,却因为无力而不断的打滑。
  “小美人,被吊的累吗。”
  “求求你们,放我下来……呜……放我下来……疼……”
  甜儿哭叫着。
  一个男人心下不忍,正准备去解绳子。大肚男一把拉住他,“等等,放你下来,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们了……”
  甜儿一边娇喘着一边叫着。
  “放你下来,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求你们……呜”无助的甜儿哭道。
  “行,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反悔,我们不会随便放过你。”
  说着拉下通上屋顶的机关,折磨甜儿大半天的绳索终于被放了下来,另一个男人上前揭开了绑住甜儿的绳索,因为绑的太紧,手腕又支撑着甜儿所有的重量,玉腕上的洁白肌肤早就被磨破,怪不得甜儿为了松绑,不惜一切。甜儿一被放下,立即跪在地上饮泣,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哭泣不停的颤抖。
  大肚男忽然脱下内裤,露出一支粗长的肉棒,就这样走上去,就这样走上去,来到甜儿的脸前,道:“你下面的两个洞我们都玩过了,接下来么,给我们舔一下!只要你做得好,我们会放过你。不然,在这里弄死你也没人知道。”
  甜儿又惊又怕,对男人的话半信半疑,但当她凝目看了面前这男人的下体一眼,便感到一阵恶心。
  在大肚男又胖又圆的肥大肚皮下,毛茸茸突出一根丑陋的男性器官,虽是有段距离,但阵阵恶臭还是攻了过来,上面圆圆的肉头在颤动着,血管也冒了出来,一看便知它已兴奋异常。从未口交过的甜儿哭道:“不要,我不会,让我干别的行吗?”
  “啪!”
  一个活辣辣的耳光打在甜儿可爱的脸颊上,由于突然,甜儿都来不及尖叫。等反映过来,只觉得脸上刺痛,雪白的肌肤都印出来掌印来。
  “小婊子,别给脸不要脸啦,舔一下就放过你,不然,刚才说了,反悔的话会让你死的难看。”
  甜儿被打得眼冒金星,差点要昏倒,从小到大,哪有人这样打过她,但想起这大肚男适才的话,不敢不从,只得强忍住哭,先用手把肉棒握着,然后缓缓伸出沾满津液的软滑舌头去舔“啊”大肚男发出舒服的声音,想到这位小美人主动用舌头替他口交,心中的满足感实在达到顶点。
  后面的男人等七人看得心痒痒,又不敢打扰这喜怒无常的大肚男的兴致,只得从旁偷看美人的表情。
  “这少女真美,无论那个表情都是那么动人”七人都从心底里发出由衷的赞赏。
  但见甜儿脸上的红晕愈来愈浓,长长的睫毛下眼波微闭,一头长发和一双雪白乳房随着口交的动作而前后颤动,诱人之极。
  大肚男低头望着这位小美人,双手在她的棕色长发上轻抚,这时,甜儿已张开了小嘴,把大肚男的下体吞了一半,香甜的嘴里发出“咿咿嗯嗯”的吸啜淫声,心中悲哀:“要替这样的男人口交”后面的男人等七人想不到甜儿的嘴这么细小,竟然可以吞下这么大的肉棒,都有点惊讶。
  同时,甜儿的阴户,也泊泊地流出了不少蜜汁,把那附近的地上沾湿了一大片。
  渐渐,大肚男和甜儿的动作愈来愈快,甜儿愈来愈放纵,掠了掠棕色的长长秀发,垂下头,睫毛长长颤动,两人的哼声也愈来愈放肆,终于又抽又啜到了三十多下,大肚男浓浓的精液爆发了出来,尽数射进了甜儿的口腔内。
  后面七个男人都争先恐后的跟着让甜儿口交,可怜的甜儿,为了一线生机,柔顺的让男人们把阳具插入口中,精液射入樱桃小口里。随着口交的次数增多,甜儿愈来愈放纵,掠了掠棕色的长长秀发,垂下头,睫毛长长颤动,精液顺着性感的小嘴往下滴。
  随着甜儿蹙眉把最后一个男人的腥臭的热精吞下,才吐出的大肉棒,不住细细娇喘,一边柔声问道:“我已服侍了你们,你们可以放我了吗”大肚男望了后面的男人等七人一眼,淫笑道:“哈哈哈,小美人,没想到你口交这么有天赋,叔叔们可舍不得放了你啊。”
  “是啊!小美人不要这么无情,我们都是这样爱你的,来来来,让我来爱爱你了!”
  另一个男人说着开始接近甜儿,对她毛手毛脚起来。
  “你们不能这样啊!你刚才应承了的!”
  甜儿几乎哀声求饶。
  大肚男笑道:“小妞,你太天真了!若我不是这样哄你,你会这么自愿替我们口交?不过,当我们再玩你时,可没这么温柔了,嘿嘿嘿,你们再玩一会,我再插她一次,之后,你们喜欢怎样样弄,就怎样弄了!”
  后面的男人等七人连忙发出会心的微笑。
  甜儿这刻已感到完全的绝望了,任由男人们不规矩的手从乳房一直摸到小腹,甚至任由他们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从她散乱的秀发一直吻至粉颈、性感的小嘴。
  她不知道的是,更悲惨的命运,还等着她这个红颜薄命的可怜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