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迷奸

迷奸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张老板坐在酒吧里,慢悠悠地品尝着葡萄酒,而心则早已飞到了最近擒住的那个女大学生身上。这个会武功的女大学生被捆绑着强奸了三天,她的性格柔弱得有些和她那高强的武艺不太相称,现在已经完全崩溃了。问题的关键,已经转变为如何处理她。

  一个手下在边上小声地说:“老板,把她交给那个姓顾的吧。那个姓顾的不是在V国开妓院么?”

  张老板冷笑道:“你倒是舍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玩过这么纯的女人了。”

  “但是留在手里面总是麻烦,况且警方已经开始调查她的下落了,如果转手到那个姓顾的傢伙手中,我们就没有危险了。那个姓顾的不是喜欢和警方斗么?就让他去斗一斗吧!”

  张老板道:“真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怎么办呢?”

  这时,另一个手下小声道:“老板,有条子来了。”

  看到陈蓉走了进来,张老板想要笑脸相迎,但笑容多少有些不太自然:“原来是陈警官,稀客,稀客。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来这里喝酒散心?”

  现在,陈蓉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笑容,她冷冷地道:“张老板,我来可是找你的。”

  张老板道:“找我?那可是荣幸之至,像陈警官这样年轻美貌的女警官居然找我有事,真是几世修来的福份。陈警官,你有什么事,我一定效犬马之劳。”

  陈蓉道:“你不必睁着眼睛说瞎话。我问你,××大学最近经常有女学生晚上受人拦截,你可知道?”

  张老板道:“是么?什么人那么大胆,××大学里的女学生可是一个个貌美如花,令人陶醉,如果有人敢趁夜拦截她们,这不是居心不轨么?”

  陈蓉道:“这么说,对这件事你张老板是一点都不知道?”

  张老板道:“说实话,我这个人光棍了一辈子,倒的确想找个才貌双全的妻子。可是我一来生意繁忙,根本没有机会来谈恋爱;二来现在年轻的女孩子都是眼高於顶,怎么会看得上像我这样的老头子。所以我早就死心了。对了,话说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陈蓉暗暗想着,果然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人物,居然脸不变色心不跳,说起话来没有丝毫破绽,现在的问题在於没有丝毫的証据証明这件事就是他干的,看来如何搜集証据才是关键。

  “既然如此,看来你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不打扰张老板你了。”

  张老板冷笑道:“陈警官走好,我们不送了。有什么事要帮忙的尽管讲。”

  看着陈蓉远去,张老板松了一口气,叹道:“看来警方已经怀疑我了。”

  一个手下道:“是么?从那个姓陈的小妞说的话中可一点都听不出来啊。”

  张老板道:“所以说你们不能成大器。警方的杨清越、陈蓉是何等人物,她们既然来试探我,就明显已经把目标转到了我们这里。她们现在只是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据証明是我干的,不过这样下去我们很被动,必须先下手为强。”

  他略作思考,道:“王三、李五。”

  “属下在。”

  “你们两个跟踪她,看看她究竟有些是么花样。如果有情况立即汇报。”

  “是!”

  王三和李五立刻走了出去。两个人远远地跟在陈蓉的后面。这两个人是张老板最得力的手下,因此这个艰巨的任务也由他们两个来完成。两个人都知道,陈蓉是不好惹的人物。而且他们也绝对不能被陈蓉发觉,一旦被发现,那就只会给张老板添麻烦。

  陈蓉在前面走着,婀娜的身材,光洁的玉腿,都使得后面的王三和李五有些痴迷,但两个人的定力还马马虎虎,想到自己要完成的任务,不敢有任何怠慢。就这样,两个人跟踪着女警官很长的一段距离。

  “唉!”王三叹了一口气,道:“没有想到这个小妞居然是回家了。”

  李五道:“早知道就不必跟这么远的路了,现在怎么办?她到房间里面休息去了,我们呢?如果在外面监视着,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再出来。如果她不出来,是不是我们一辈子都要守在这里?如果我们也回去,过一会儿她出来了,我们就算是没有完成老板布置的任务,那可有苦头吃了。”

  王三道:“你还记得上次我们给那个顾先生整理的几个女刑警的档案么?”

  李五道:“那次的照片是你拍的,不过说老实话,你的拍照技术倒还的确不错。但所有的文字资料都是我想尽办法搜罗到的,怎么会不记得?”

  王三道:“陈蓉的强处和弱点是什么?”

  李五道:“她的厉害之处在於是一个神枪手,百发百中,而且是一个空手道高手。弱点则是粗心。”

  王三道:“你看看,她的确很粗心,进门的时候,连门都没有关紧。来,跟我走,我们进去瞧瞧。”

  说完,王三就向陈蓉的家门口走去。李五大惊失色,连忙冲上去想要拉住王三,但王三走得很快,一下子就推开了虚掩的门,跨了进去。

  李五在后面追着,着急地道:“你吃了豹子胆了,居然敢闯进……”

  他也一下子说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因为已经随着王三跨入了陈蓉的家门,再大声说话就会被发现了,另一方面,他听到了房里只有“稀里哗啦”的水声。

  王三轻声地笑道:“看来我们来对时候了。”

  李五一阵发愣,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这么好的事,呆了下才轻声问道:“她在洗澡?”

  王三道:“我们可有眼福了。你看。”

  随着王三的手指的方向看去,之间浴室的门居然笔直地敞开着,灯光很亮,而屋子里别的地方则一片漆黑。一个裸体的女子,正沖着淋浴。她半闭着双眼,用手搓洗着自己的秀发,一双乳房十分丰满,双腿并拢着,所以看不清阴部。自上而下的水流覆盖着晶莹的胴体,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

  王三是一个摄影的好手,又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立刻取出了照相机,对着裸体的女警官拍了几张照片。李五则完全沉浸在欣赏美女的乐趣之中。

  两个人走进客厅,在沙发后面轻轻地躲藏了起来,然后露出双眼,贪婪地偷窥女警官出浴的情景。陈蓉因为在沖洗淋浴时绝大部份时间都闭着眼睛,即便睁开双眼也满面是水,而且客厅中十分黑暗,根本看不出是不是有人。两个歹徒进来时十分小心,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而且水声很大,所以女警官根本没有察觉有人闯了进来。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没把门锁上,结果给歹徒有机可乘。

  沐浴结束,陈蓉用毛巾将自己的身体擦洗了一番,然后围着毛巾走进客厅,打开了灯,来到衣柜边。随着毛巾的滑落,两个男人已经可以感到自己下身正发生着生理变化,忍不住要用手去压住自己的生殖器。

  女警官丰满的胸脯、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大腿、赤裸的玉脚都裸露着,她完全没有料到有人躲在沙发后面偷窥她的裸体。陈蓉取出了粉红色的胸罩,慢慢地围住乳房,扣住背面的扣子,再拉上肩带。随后抬起左脚,开始穿内裤。这个动作自然而然地使得自己的阴部也露了出来。

  王三不失时机地拍摄下一切有价值的镜头。只见女警官穿上了袜子和运动长裤,最后穿上一件深蓝色的衬衫,才把身体上所有裸露的部位都遮掩了起来。

  王三和李五只觉得自己口乾舌燥。此时,王三一心想要佔有这个动人的女警官,因此不停地对李五打着手势,李五则吓得不停地摇手。然而,真可谓色胆包天,王三一下子下定决心要动手了。

  陈蓉则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内有什么异样,正准备走出去,突然听到背后一阵风声想起,才知道自己太大意了,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张木椅子劈头砸在她的后脑上,女警官惨叫了一声,只觉得头晕目眩,立刻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哈哈哈!”王三淫邪地笑着,跳了出来。

  李五也从沙发后面走了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只见女警官完全昏死了过去,只有一双乳房还随着微弱的呼吸起伏着。这时他才可以肯定,这个女警官已经完全落入了自己的手中。

  王三大喜,立刻把陈蓉翻了过来,使她正面朝上。女警官完全失去了知觉,没有任何反应。王三知道这次成功了,他伸手将深蓝色衬衫的下摆掠起,就看见里面雪白的腰身和性感的肚脐。

  当开始解开女警官衬衫的衣扣时,他的手居然开始有些颤抖。虽然在此之前已经看过了陈蓉的裸体,但毕竟现在是亲自动手剥光这个女警官。王三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一双颤抖的手慢慢地将衬衫上的扣子一颗颗地解开。

  李五毕竟还略微有些害怕,道:“不把她绑起来么?这样可能会有危险吧,她万一醒过来怎么办?”

  王三道:“危险什么,被这样猛砸一下,一时半刻是绝对不会醒的。你赶快打个电话给张老板,告诉他想办法来把她带走。”

  李五大惊失色,道:“什么?还要把她带走?我以为把她玩了就算了。”

  王三道:“怕什么?不就是绑架女刑警么?老实告诉你吧。老板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在担心自己没有这个实力。现在人都擒住了,还不乘机带走?而且,陈蓉在刑警队里身分不低,知道不少重要的情报,老板一定很感兴趣。”

  李五道:“好,我去打电话。”

  衬衫被解了开来,然后从身体上剥了下来,随后,粉红色的胸罩也被摘去。王三松开了她的裤带,把长裤和内裤一起褪下,顺便剥去了她的袜子。没有一分钟,王三已经把被俘的女警官剥得一丝不挂了。由於陈蓉处在昏迷之中,王三的动作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獾饺魏畏纯梗梢运烈獾匕谂饷烂畹纳硖濉?br />
  在明亮的灯光下,王三贪婪地欣赏着年轻美貌的女警官。她的乳房丰盈而充满了弹性,摸上去很舒服。她的身体在沐浴之后并没有完全擦乾,所以雪白的肌肤上多少还留着一些水珠,使得她的身体更显得晶莹剔透。她的腿很长,被分开之后就可以看到处女的禁地。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都十分吸引人。

  最后,王三解开自己的裤裆,把生殖器对准陈蓉的阴部就插了进去,同时,他一口咬住了她的乳蒂。如果陈蓉没有失去知觉,一定会痛得大叫起来。但是现在,这个女警官简直就和死人一样,所以被蹂躏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

  这倒使得王三有点失望了。他也强奸过周联宇,那个武艺高强的女大学生在被捆绑的情况下还奋力地挣扎着,给他带来了很多征服乐趣。而现在,迷奸一个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实在是没有任何征服一个强者的快感。柔若无骨的女子被摆弄成了一个分开双腿的姿势遭受强奸。唯一能够令他感到兴奋的,就是陈蓉毕竟是一个贞洁的处女,阴道很紧,所以生殖器在里面一进一出时还是很让人兴奋的。

  ***    ***    ***    ***

  “喔!”陈蓉慢慢地苏醒了过来,但一下子就惊呆了。

  首先,她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全被剥光了,被绳索牢牢地反绑在了一根柱子上。她那纤细的脚踝也被绳索绑住,拉向了两边,使得她的双腿被分开成直角。最可怕的,是她感到自己的乳尖和下身隐隐地疼痛着。

  陈蓉还依稀记得,自己沐浴完毕,穿上衣服,正准备外出,就遭到了袭击,然后就晕了过去。显然,她是遭到了歹徒的袭击。

  女警官的枪法和空手道都堪称一绝,然而却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俘了。紧紧的捆绑已经不容她有其余的反抗机会。但是,歹徒是如何进入她的屋子呢?她后悔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陈蓉不由地想起,如果歹徒已经在她的房中潜伏了一段时间,那么多半也应该看到了她沐浴和穿衣的情景。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她也是一丝不挂地全裸着,一定有许多男人欣赏过她的裸体。来自乳尖和下身的痛楚,使她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已经被强奸了。

  就在这时,门开了。进来的果然是张老板和几个手下。陈蓉已经猜到可能是张老板把她抓来的,现在一切都証实了。而且,可以想像,周联宇也一定在他的手里。

  张老板看了一眼女警官的秀美的裸体道:“陈警官终於醒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的两个手下性急了一些,所以把陈警官绑架来了。”

  陈蓉道:“你们这群畜生,快放开我,快拿衣服给我穿。”

  张老板大笑了起来,道:“我怎么会放开一个被剥光了衣衫的女警官呢?何况,像陈警官这样的美貌女子,还是不穿衣服比较好。哈哈哈!”

  陈蓉又羞又愤,一张俏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道:“你们这些畜生!趁人不备将我打晕,又除去了衣服看我的裸体,这能算什么人物?”

  张老板道:“我们当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不过,剥光你的衣服倒不是为了看你的裸体那么简单。王三和李五跟踪你进了你家,就已经看到你的裸体了。碰巧,王三是一个摄影能手,你看看这些照片吧。”

  说着,他从王三手中接过了一叠照片,拿到陈蓉面前,一张张地翻给她看。年轻的女警官看着看着,赤裸的身体开始颤抖。这些都是趁她在沐浴和穿衣服时拍摄下来的镜头。其中有沐浴的裸照,穿上衣衫之前的裸照,还有乳房、阴部等一些重要部位的特写镜头。

  陈蓉愤怒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

  张老板淫笑道:“他们想看你的裸体,随时都可以看看这些照片。之所以要剥光你的衣服,其实只不过想要佔有你的身体而已。所以,你现在已经不是处女了。”

  陈蓉道:“畜生!你们居然趁我昏迷的时候强奸我,你们不得好死。”

  张老板道:“其实我对迷奸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不太喜欢不会反抗的女人。只不过我的手下可不这么想,所以等不急的,就先上了。”

  陈蓉只能叫骂:“畜生!”

  张老板道:“不过,我终於等到你醒了。所以,现在该轮到我了。”

  话音一落,张老板猛地扑了上去,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生殖器对着陈蓉的阴部就直插了进去。

  “啊!”陈蓉在剧痛之下呻吟了起来。

  虽然被捆绑着,她的玉体还是剧烈地挣扎了起来,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体验被强奸的痛苦。当生殖器插入体内的深处时,她的目光中射出无限的怒火,一口唾液喷在了张老板的额头上。

  但张老板似乎完全无视於这挑舋,他可以感到挣扎的裸体带给他的无穷的快感:“原来强奸一个女警官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

  陈蓉的挣扎越发剧烈,张老板几乎不需要进行抽插就可以感到生殖器在她的体内一进一出。兴奋的男人一下子用双手抓住了女警官的双乳,用力地揉捏着,同时开始抽插生殖器。

  “啊!啊!啊!”

  压倒的刺激从胸部传来,陈蓉几乎无法继续抵抗了。她需要靠挣扎来宣泄自己的痛楚,但是挣扎幅度已经在被张老板插入时到达了极限,当此刻新的痛苦袭来时,她已经不能使自己进行更剧烈的挣扎。

  她想要叫骂,但是她的嘴已经被呻吟所填满,没有空余用来骂哪怕一个字。她知道,一个女刑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向歹徒屈服,所以她没有哀求对方停止这可怕的强奸,虽然她很想这么做。她只觉得被蹂躏的身体几乎无法承受剧烈的疼痛,但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挣扎和呻吟。

  终於,她感到一股热流涌入了体内,那不断抽插的生殖器离开了她的体内。陈蓉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她挺住了张老板的强奸。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张老板的话:“陈警官,我今天可算是玩够了。不过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这样,我可以把你和你的朋友都放了。”

  由於刚被强奸,她几乎没有力气来回答张老板的话,只是一言不发地在喘息着。

  张老板看到陈蓉沉默着,不知她究竟有没有准备继续抵抗,於是道:“我听说有一样很诱人的东西,很多人都想得到它。你知道不知道周老大的密码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是在张老板心中的谜团,他的手下在和顾老三联络时不止一次地从那里听到关於“周老大的密码”这一个名词,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每次在和顾老三提及这个名词时,对方总是颇有顾忌地将话题转移开。好像这整个事件都和警方有关,所以现在擒住了一个身分颇高的女刑警,正好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当陈蓉听到“周老大的密码”这几个字时,也不觉一震。两年前四个女刑警处理周老大的案子时,她还在警校,但后来到了女刑警队长杨清越的手下,她还是听杨清越提及了这个可怕的案子。每当想到四个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都先后落在歹徒手中惨遭轮奸时,她都心有余悸。不久前,这个名词再度出现,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方凌霄和赵剑翎先后落入魔掌,幸好被救出,似乎都和这个名词有关。

  看到陈蓉陷入了沉思,张老板似乎看到了希望,道:“陈警官,你还是好好地想一想,然后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张老板的再度发问,把陈蓉从沉思中拖了回来,道:“这件事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张老板道:“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会对我们有点好处。”

  陈蓉道:“这只是两年前的一个案子而已。”

  张老板看了看陈蓉,知道她讲的应该是实话,但很快,他就想到,要是自己知道了这个密码,一定是一个大筹码,於是道:“那么你一定知道,这个密码是什么吧?”

  陈蓉道:“我不知道。”

  张老板道:“你不知道?我不信。”

  陈蓉道:“就算我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

  张老板道:“那好,你就告诉我谁知道这个密码。我马上就放你和你的朋友走。”

  陈蓉道:“自然有人知道,只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是谁掌握了这个密码。”

  张老板道:“这么说,你是不想走了?是不是被强奸的滋味很不错?”

  陈蓉再度现出愤怒无比的神色,道:“你这畜生!我不会把知道的消息告诉你的。”

  谈判决裂之快,简直出乎张老板的意料。其实张老板很清楚,即便释放了陈蓉,也一定要想尽办法留下一些筹码,例如她和周联宇的裸照,用以威胁,否则必然会招致她的复仇。而陈蓉根本就没有指望张老板会放过她。

  “啊!”

  一声凄厉的呻吟声响起。张老板手中多了一条皮带,重重地抽在了女警官赤裸的身体上。只见一道鞭痕,自左肩起,划过了陈蓉的左乳房,直到右腰,出现在了雪白的裸体上。

  张老板冷笑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陈蓉刚遭到强奸,现在又被拷打,实在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可怕的命运等待着她,但是身为一个女刑警,她断然放弃了屈服的念头道:“你想要知道有价值的消息,简直是痴心妄想。你不用指望从我这里问出什么。”

  张老板又抽了一鞭,这次皮带落在了她的大腿上。匀称光滑的大腿上一下子多了一条暗红色的鞭痕,陈蓉虽然咬紧了牙关,但剧痛使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来。

  张老板道:“好,那我就看你能够强硬到什么地步。”

  於是,皮带就如雨点一般落在了陈蓉的身体上。在强奸这个女警官之前,张老板并不希望她的身体上出现任何伤痕,那样会影响他的兴趣。但现在,他已经享用过了她的身体,所以完全可以用一些伤害力较强的酷刑了。

  “啊!啊!啊!”

  在严刑拷打之下,陈蓉反覆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呻吟着。女警官渐渐地瘫软下来,原本剧烈的挣扎也变成了微弱的抽搐,呻吟变成了含糊的哀嚎,最后终於昏死了过去。


  连续天的劳累,几乎都把傅正玲累垮了。

  黯淡的夜色下,傅正玲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蓝布牛仔裙长及膝盖,一双白皙的赤脚穿着黑带的凉鞋。白色的短袖衬衫质地很薄,几乎是半透明的,透过衬衫,可以看到她的胸罩和那优美的身体线条。她有着白皙的肌肤和娟秀俊美的脸庞,犹如画中的古典美女,眉目之间微微带着一丝忧郁,从容貌上就可以看出恬静的性情,不长不短的秀发很精心地梳紮着。

  作为国际刑警处的警官,刚被派驻××市时,傅正玲根本没有体会到压力。她的上司国际刑警处驻C国东南沿海负责人赵剑翎看上去十分友好,而且聪慧机敏,总能够把各种各样的事件安排得头头是道,这使得她对赵剑翎十分佩服。二十岁出头的赵剑翎和傅正玲同龄,但早已成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警官。在赵剑翎的手下干了不久,生性文静的她居然也破了黑道上不少大案,成为了一个颇有威名的人物。

  当然,也有人对国际刑警处在C国东南沿海的阵容有所不解。从外貌和性格看,赵剑翎都比较像一个初出茅庐的人物,傅正玲显然比赵剑翎更有长者风度,更适合当一个领导人物,但偏偏却是赵剑翎将这里搞得有声有色。然而,傅正玲本人却十分清楚,上司的才华和能力毕竟高出她不少,因此没有丝毫抱怨。

  只是,近来形势似乎有些混乱,从种种迹像来看,似乎两年前的一个旧案引发出了新的事件。她的同事方凌霄两度遇袭,甚至连赵剑翎都失手被歹徒擒住,幸好被女刑警队长杨清越救出。这个精锐的女国际刑警看来远不及傅正玲成熟,遭此打击,赵剑翎的心情曾经有些消沉,好在她那开朗的性格使得她在烦躁了一天之后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来。

  歹徒似乎正在酝酿一个黑暗的计划,而方凌霄两度受伤害之后,赵剑翎决定让她稍事休息。她对国际刑警处的几个碌碌无为的男警官不信任,於是,千斤重担一下子压到了傅正玲的头上。

  如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歹徒是两年前的那个犯罪团伙在国外的残余力量,经过领头人物顾老三重整之后,重入××市复仇。傅正玲对於两年前的案子只是听赵剑翎和杨清越提起过,只是由於在当时四个破案的女刑警都被歹徒用残忍的手法擒住强奸,所以即便在工作的需要下谈及此事,即便都是女人,傅正玲也不好意思多了解一些细节。

  现在,新的案件又插了进来。××市刑警大队的扑在周联宇和陈蓉的失踪案上,除了杨清越之外,××市刑警大队没有其他人再来关心顾老三的案子。所以整个调查进展甚慢。

  眼看已经到了和方凌霄合租的房子。傅正玲看了一下錶,已经是午夜了。她已经连续三天工作到这么晚,而此刻,方凌霄一定在床上熟睡了吧。条件是清苦的,在如此的高温天气下,她们租的房子居然连空调都没有。

  当傅正玲想要把钥匙插入房门的钥匙孔中时,她突然听到后面有一种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人在附近。这里已经比较偏僻,一般是不会有什么人在午夜时分出现。警觉使得她立刻向后面望了一眼,但是,夜色茫茫,什么都没有发现。

  也许是由於太劳累而出现了幻觉的缘故罢,傅正玲暗暗想道。但随着钥匙一转,门已经被应手推开。

  就在这时,后面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傅正玲听清楚了,是轻微的脚步声,而且已经离她很近了。很显然,在午夜时分出现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也许这是一些地痞流氓,根本不知道她是国际刑警,想要趁夜……

  但是,另一个念头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如果是这样,她来到门前已经顿了一顿,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趁早动手呢?解释是:对手不是一般的歹徒,一定是有计划的,他们的目的在於等待开门,这样,不仅她本人的安全受到威胁,连方凌霄也会遇到敌人。

  傅正玲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推开门,赶快抢入房内,再把门关上;另一个就是立刻回头,和这些歹徒搏斗。但是,她立即放弃了后一个想法。因为她可以设想,如果前面的猜测是事实,那么歹徒必然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同时对付两个女刑警。就算对方对她们的实力有所低估,以她一人之力,和这样的敌人相争,也没有丝毫胜算。何况,她觉得自己完全来得及进入房内,抢在对手赶到之前把门关上。

  至於后面的事情,她可以不必过度担心。同样基於前面假设已成立的猜测,既然对方是等待她开门,就说明他们没有能力闯进去,所以里面是安全的。

  傅正玲的冷静,也许连赵剑翎也不一定比得上,不过这完全是性格不同所造成的。一个恬雅文静的人一般总比一个开朗活泼的人来得冷静一些。

  就在傅正玲进入房门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由於过度的劳累,她居然被门槛拌了一下。武术的训练使得她立刻稳住了重心,没有摔倒,但这毕竟慢了一拍。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歹徒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后。

  现在,傅正玲不但不能按原计划进门之后将歹徒关在门外,就算想要依靠门的狭小空间来防守,都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冲进了门内,而歹徒也已经冲了进来。

  “方凌霄,快走,这里交给我。”

  这是傅正玲唯一能够做的事。当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她已经看见许多男人从门口涌了进来。更可怕的是,人是源源不断地涌入的,她几乎无法知道后面还会有多少歹徒。同时,她飞身跃起,向已经逼近她的几个对手一连踢出了十几脚。

  傅正玲的裙子覆盖住了大腿,牛仔裙的下摆并不宽大,所以如果站在地上,出脚踢人一定很困难。但是她的弹跳力如此惊人,以至於一跃而起居然能够连出十几脚,这远远出乎歹徒们的预料。

  她的小腿线条那么的优美,又那么白皙,两只赤裸的脚更是纤秀,脚踝也是纤细浑圆,但这么美丽的部位却是她的攻击武器。当七个歹徒被这措手不及的攻击击倒在地时,才知道傅正玲的功夫全在这两条腿上。所以当她落地而不及二度跳起之时,歹徒们立刻扑了上前,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很可惜,如果傅正玲今天穿的不是牛仔裙,而是裤子或是宽大的裙子,也许她能够抵挡住这波攻击。女国际刑警手上的功夫远不及她腿上的功夫。她的腹部被重重地打了一拳。

  “啊!”

  男人出手的力量很大,几乎把傅正玲打得飞了出去,踉跄地跌倒在了地上。歹徒们立刻拥上前去,其余一部分则分头向几间卧室去搜索。

  方凌霄原本躺在床上,早已睡熟了。但是当傅正玲的叫声响起时,受过特殊训练的她很快就被惊醒。她几乎没有作任何思考,就立刻跳下床,打开了窗户,向外面跳了出去。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合作,她对傅正玲绝对了解。傅正玲属於那种性格稳重的人,平时绝对不会说出任何废话。

  但是她绝对没有料到,窗外也埋伏着歹徒,她的身形方才跃出窗外,就立刻被一群男人围住。

  天气十分炎热,方凌霄的身上只有内衣裤。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和红色的内裤,更将她的肌肤映衬得雪白。在两度遭到了歹徒的凌辱之后,她原有的内衣裤都已经被毁坏了,这套内衣裤是向杨清越借的。由於杨清越的身材比她高大一些,所以背心和亵裤穿在身上都有些松垮。

  她的秀发披散在抚媚的脸庞两侧,赤裸的肩头宛如精心雕琢过的美玉,两条腿光滑匀称,一双脚自然也是赤裸的。如果以这身暴露的打扮出现在别人面前,原本足以使得任何一个男人感受到她的性感,这对於一个贞洁的女警官而言是有些狼狈的。但意外的是,她给别人留下的印像,不是狼狈,而是绰约的风姿。

  松垮的背心在这样的剧烈运动之下,已经有些移位了,晶莹的胸肌从背心的边缘处滑了出来。

  方凌霄那头秀发更是凌乱不堪。但她那优雅的姿态,端正的仪容,清澈的眼神,却吸引住了男人们的第一眼目光。直到把她那绰约的风姿欣赏够了,歹徒的眼光才会转向她那些裸露在外的关键部位。

  傅正玲的两条玉臂被两个歹徒反剪在了背后,用力架住。虽然她一上来就被打倒,但是要真正把一个倒地的女刑警擒住,还不是一件容易事。

  现在傅正玲虽然已经被俘,但歹徒们也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一个个满头大汗。

  无论如何,把这样一个美貌的女警官擒住毕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当两个歹徒正在用绳索捆绑她的手腕时,一个看上去是头目的男人的手已经从背后伸进了傅正玲的衬衫里面。她的身体就如丝缎一般光滑,这场搏斗使得肌肤已经被汗水湿润。歹徒似乎更喜欢肆虐,突然,这双手在处女的身体上用力一捏。

  “啊!”原本就羞耻无比的傅正玲终於呻吟了起来。

  “哼哼!这女警官的身体还真有弹性啊。”

  愤怒的傅正玲虽然貌似柔和,但斥骂歹徒时,却带着无比的威严:“住嘴!畜生!”

  头目淫笑着,双手已经摸索到傅正玲胸罩的带子,将扣子解开,把女警官的胸罩从衬衫里面拉了出来。

  他随手把胸罩抛去,道:“这胸罩反正早晚也要剥下来,不如我现在就让你轻松轻松。走,我们去看看另一个猎物。”

  ***    ***    ***    ***

  傅正玲的手腕和脚踝都被绳索绑住,固定在了墙上,拉开形成了一个“大”字型。她的头无力地下垂着,衬衫上只剩下胸前的一颗钮扣还没有被解开,衣衽的上下端都敞开着,裸露出性感的颈项、乳沟、腹部、肚脐。薄薄的衬衫紧贴在了被汗水湿透的身体上,在胸罩被剥去之后,红色的乳尖紧紧地挺在变得透明的衣衫下,圆润的乳房的曲线也毕露无余。

  她的下身没有什么变化,晶莹匀称的小腿裸露在外,黑色的凉鞋被出去了一双脚踝的上方和脚掌上分别多了一副木枷。

  “说!周老大的密码是什么?”

  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的手用力一挥,一个重重的耳光抽在女国际刑警的脸上,把傅正玲原本下垂的脸庞打得一度扬了起来。使得所有的人都看到那柔美的面容和嘴角处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不知道……”

  从傅正玲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的虚弱。在刚开始严刑拷打的时候,她的语音并不高亢,但是柔和中带着坚定,一个个字都咬得十分清晰。但在几分钟过去之后,那不明显的语音拖长说明了她的体力正在审讯的过程中一点点地消耗。

  她终於见到了顾老三。顾老三是她的侦缉对象,却反而将她活生生地擒住,绑在墙上严刑拷打。这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事,居然发生了。

  顾老三的手一挥,两名手下立刻将?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诟嫡峤派系哪炯嫌昧κ战簟K母蹦炯贤奔薪簟?br />
  “啊!”女警官的秀脸突然高高仰起,发出了凄厉的呻吟。

  她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在歹徒的严刑拷打之下,她一声未吭,但是此刻被人用木枷夹住了双脚,剧痛不断地从小腿的末端和脚掌处传来,只觉得连骨头都快要折断了。双脚原本是她的攻防武器,现在却成了歹徒们肆虐的对象。只见傅正玲的额角汗如雨下,身体则不断地颤抖着。

  顾老三很满意地道:“怎么样?可以招供了吧!”

  “你这……畜生。”

  当木枷松开之后,傅正玲的脸庞再度垂下,剧烈地喘息着,胸脯由於汗水的湿润而变得透明的衬衫下起伏着,吸引住了顾老三的目光。

  顾老三的手指落在了傅正玲赤裸的腹部,开始了缓慢的滑动,淫邪地笑道:“傅警官,对於你不屈的精神,我很敬佩。不过我也知道,像你这样年轻的女刑警,恐怕不喜欢赤身裸体地出现在男人面前吧。”

  傅正玲道:“拿开你的脏手!”

  顾老三道:“好,我移开我的手。”

  说着,他的手居然落在了傅正玲衬衫唯一还扣住的那颗钮扣上,道:“傅警官,在我这里,拷问一个俘虏有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那就是剥光衣衫。看在你是一个年轻女人的份上,我算是十分客气的。如果你再不说出周老大的密码,那么你的乳房……嘿嘿!”

  傅正玲想到自己的胸罩已经被解开,此刻近乎於透明的衬衫下,一双乳房早就落入了男人的眼中。她愤怒地抬起头来,直视顾老三,道:“你们这群畜生!我不会屈服的。”

  顾老三什么话都没有说,立刻解开了傅正玲的衣扣,将白衬衫向两边一分。其实他也是万般无奈。眼前这个外柔内刚的女警官过於坚强,事实上即便衬衫穿着,她的上身也几乎是一览无余。

  顾老三将女警官的上衣撕破,从身上剥了下来。但是女警官赤裸的身体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喜悦。这美妙的曲线,即便是穿着衬衫也能够欣赏,乳房尖端的红色在原本的衬衫下早已看够了,而剥去傅正玲的衣衫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震撼。

  傅正玲的乳房曲线如同她的性格一样轻柔。顾老三一把捏住了她那红色的胸尖,使得女警官再度痛苦地呻吟起来。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坚强的女警官,她只会在受到强烈的刺激时才发出呻吟声。

  一个女人原本是应该怕羞的,尤其是像她这样年轻的处女,但是在剥去她的衣衫时,她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声。现在唯一能够使顾老三感到欣慰的是,她在性刺激下还是会有反应。

  “看看你的伙伴吧。”顾老三抓住她的秀发,把她的头扭向了左边。

  两个歹徒正吆喝着用藤条抽打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

  这个年轻的女子被反绑在了椅子上,双脚也被绳索固定在了椅腿上。她的上身是一件已有几处破碎的红色背心,左肩的肩带滑落到手臂上,露出了左乳房的大片肌肤,就连红色的乳尖也落在了背心的边沿之外。

  她的下身完全裸露着,两条大腿因为脚上的绳索捆绑而分开了一个不大的角度,却足以使得藤条可以毫无阻拦地抽向她的阴部。

  她微弱地呻吟着,似乎已经耗尽了全部的体力。她浑身是汗,湿漉漉的秀发贴在雪白的脸庞上,使得人们都难以分辨她的容貌。但即便是在这样的状况下,男人们依然可以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绝世的风姿。每当他们想要深入追寻这种感觉来自何处时,都无法从她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找到,虽然她的每一个部位都很美。只有当他们放弃了这种追寻之后,才能从她的整体上再度发现这种感觉。她的风姿绰约,看似淡淡的,虚无飘渺,却又深深地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顾老三道:“你的伙伴的确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如果她是一个处女,我一定不会伤害她。可惜她不是。来人,把她给我好好地玩一番。”

  “是!”歹徒们无比地兴奋。

  不管怎么说,用藤条抽打像方凌霄这样的美女的阴部,实在是另歹徒有些手软。但强奸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七手八脚地将方凌霄从椅子上解了下来,动手去剥她身上仅存的背心。

  女国际刑警在体力大量消耗的状况下,只是勉强地反抗了一番。背心被撕破了,她很快被数量和力量上占优势的歹徒绑在了一张床上。一个兴奋的歹徒扑了上去,将生殖器强行插入了她那已经被打得红肿的阴部。

  “警妞,你不招供,这就是你的下场。”

  歹徒兴奋地摸着她的乳房,在她的身体上剧烈地运动起来,女警官无力地呻吟着:“啊!啊!唔!”

  突然,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秀发,将她的头拉得微微后仰。接着,生殖器插入了她的口中,直顶她的咽喉,一下子打断了她的呻吟。

  她不知应该如何将这肮脏的东西从嘴中吐出来,又不敢真的用力去咬,而歹徒则奋力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胯下,呻吟变成了嘶哑的哀嚎。

  顾老三道:“傅警官,你已经看到了。这就是她的下场,我敢保証,你的一定比她的精彩得多。不过,现在你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傅正玲面无表情地望着顾老三,说道:“从她那里你也已经看到了。无论如何,一个女刑警都不会向罪恶的歹徒屈服。”

  顾老三叹了一口气,从一名手下的手中接过了一支点燃的蜡烛。他的属下完全理解他的试图,很快就把?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诟嫡崴派系哪炯先咳コ恕?br />
  顾老三蹲下身,一把抓住傅正玲一只秀美的脚,道:“你的脚很美。”

  对於自己的脚,傅正玲原本和赵剑翎一样都是十分在乎。只是后来,看到赵剑翎在炎热的天气中也终於开始赤脚穿凉鞋之后,她才转变了过来。她的转变似乎比赵剑翎更为彻底,所以当顾老三拿住她的脚时,居然没有太多的羞耻感。

  蜡烛的火焰渐渐地向白皙的脚掌靠近。傅正玲可以清晰地感到来自自己的脚掌的暖意。起初,这种温暖是很舒服的,但很快,温暖变成了灼热,她咬紧牙关想要支撑住,但是最终还是大声叫了起来。

  “啊!住手,畜生!”

  傅正玲被“大”字型捆绑的身体开始剧烈地挣扎,难以忍受的剧痛使她扭动着自己的纤腰和臀部。原本负责动手夹木枷的两个歹徒则不失时机地将她的牛仔裙和内裤强行除了下来。他们把她那赤裸的腰部和臀部牢牢地按住,夺去了她仅有的挣扎空间。

  来自脚掌的灼痛使傅正玲根本无暇顾及自己下身的裸露。此刻的她已经一丝不挂地全裸着。两个歹徒紧紧地靠在她的玉体两边,牢牢地固定住女国际刑警的腰臀的魔掌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动人的身体的挣扎,好色的眼睛则可以肆意地欣赏一双丰满的乳房的震颤。

  “啊!啊!”

  傅正玲完全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来支持。她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这短时间的用刑在她看来是如此的漫长,但是她相信,首先放弃的一定是顾老三。

  的确,顾老三首先失去了耐心。当蜡烛从傅正玲的脚底离开的时候,女警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顾老三道:“我的女俘虏,该招供了吧!俊美的女警官,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吧。这么诱人的裸体,是我每一个手下都想要得到的。你如果不说出周老大的密码,你一定会享受到更多的折磨。”

  傅正玲此刻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为了在酷刑下支撑下来,她几乎快要窒息了。此刻,傅正玲终於发现自己的下身也被剥光了。一个年轻的处女,尤其是一个女警官,一丝不挂地出现在那么多罪犯的面前,令她感到无比的羞耻。但是,顾老三却完全能够察觉到她那目光中的坚定。顾老三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

  一名歹徒问道:“三哥,你看接下去该怎么办?”

  顾老三长叹一声,道:“用春药。”

  当看到顾老三手中的注射器时,傅正玲才真正感到了心中隐隐的恐惧。

  外表柔和的她内心却是无比的坚强,自从她被歹徒擒住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作好的失去贞洁的准备。当烛火烫脚的酷刑结束之后,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了。和她的上司赵剑翎不同,赵剑翎即便在被多次强奸之后,每当要再度受辱时,都会表现出无比的羞耻,而傅正玲却完全看开了。被剥成全裸的状态之后,她觉得自己已经无任何贞洁可言了。虽然还没有被强奸,但被歹徒们强行剥得一丝不挂,又和强奸有什么区别?

  但她万万没有料到,顾老三居然准备用春药。

  顾老三看着手中的注射器,悠闲地说道:“傅警官,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我知道女刑警受过特殊的意志训练,也许常规剂量的药物对你而言算不了什么。所以我用了三倍的药量。”

  傅正玲不惧怕强奸,但她却知道,一个女刑警绝不能在歹徒面前屈服。如果春药注射入体内,她也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女警的尊严就会荡然无存,也许会变成一个淫荡的女子。

  她看到了刑房的另一处,风姿绰约的女警官方凌霄正被一群歹徒轮奸得死去活来,但是从她那清澈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她永远不会在暴力下屈服。

  看着顾老三一步步地逼近,傅正玲被捆绑住的裸体开始颤抖。

  当注射器扎入她的手臂之时,女警官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很快,她就感到一股热流在体内翻滚了起来,身为处女的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

  顾老三冷笑道:“我们就等着看这个美貌的女警官在药力的作用下崩溃的场面。”

  傅正玲的裸体渐渐开始发抖,身上汗如雨下,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她竭力想要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下来,但药力不停地冲击着她的意志。

  “不!”

  傅正玲发出了绝望的叫声。她的阴部已经开始流出晶莹的体液,她的身体的颤抖无比剧烈。如果她不是一个处女,曾经在没有性欲的状况下遭受过强奸,也许强奸的痛楚可以使她镇定下来。可是她是一个处女。她的意志在春药的作用下渐渐地开始了崩溃。

  “啊!啊!不!啊!”

  潜意识中,她极力地抑制着自己的性欲,但是来自身体的感觉却几乎压倒了她。当顾老三的手触及到傅正玲的乳蒂时,她的胸尖已经完全变得坚硬起来。

  新的刺激又从胸前袭来。在脑海的深处,傅正玲完全知道不能在歹徒的面前出现性欲。但是她的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这种感觉进而袭向了她的大脑。

  “不要!啊!”

  当男人的生殖器插入了她的阴部之时,她感到了一种解脱。虽然在思想的深处,她对强奸有着明显的抵触,但是现在,她几乎忘记了这种抵触,性交的快感开始充斥了她的全身。她的视线完全模糊了,身体配合着生殖器在阴道内进出的节奏剧烈地扭动着。

  在顾老三的眼前,女国际刑警闭上了双眼,几乎完全崩溃。唯一令他感到有一丝意外的是,她居然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在性交时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也许这来自於女刑警坚强意志的最后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