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豪门哀羞风云录】(六十)

豪门哀羞风云录】(六十)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六十)
  进入酒店大堂,楚芸怀着忐忑的心情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尽管做足了心理准
备,但当她在大堂吧的角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腿还是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
下。
  文叻显然是一直盯着大门,当他看到楚芸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朝电
梯间走了过去。楚芸的心咚咚地急跳了起来,因为她看见文叻站在了行政楼层专
用电梯的旁边。这意味着,他要带她去的,正是上次他们让她勾引那个陌生男人
的地方。
  文叻的动作对楚芸来说就是无形的命令。她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乖乖
地朝文叻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文叻好像不认识她似的,看都没有看她。正好电
梯来了,两人一同迈了进去。电梯在平稳地上升,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不语,
一路上都是令人窒息的静谧,一直到豪华专用套房的房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文叻一转身,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样,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楚芸。
  楚芸心里一抖,膝盖不由得发软,但她咬咬牙站住了,心里挣扎了半天,嘴
唇颤抖着,终于还是低着头说出了口:「主人,芸奴……芸奴来伺候主人了。」
  文叻冷冷地一笑,阴阳怪气地说:「几个月不见,芸奴愈发的娇贵了,难得
你还记得主人啊?」
  文叻哼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她道:「学会和主人犟嘴了。你以前都是这么见
主人的吗?」
  楚芸浑身一抖,心里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她下意识地把双手护在胸前,在心
底替自己鼓了鼓勇气,咬咬牙,抬起脸,楚楚可怜地对文叻说:「芸奴……芸奴
不大方便……请主人高抬贵手。」
  楚芸其实是想了一路,才下决心冒险拒绝文叻的要求的。自从一接到短信,
她的内心就开始为又要在这个无耻小人面前袒露自己宝贵的身体而挣扎。有没有
办法躲过这一劫呢?楚芸苦思冥想,发现在和文叻交往的整个过程之中,虽然他
对自己极尽糟蹋之能事,但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一定的分寸。比如第一次的体外
射精,显然他是有所顾忌、有所克制。不管他顾忌的是什么,他的背后似乎有一
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不让他为所欲为。所以,她决心冒险尝试一下,看能否
让他知难而退。
  楚芸的态度显然也让文叻很意外,他斜着眼看着楚芸丰满的胸脯,气哼哼地
说:「哦,几个月不见,芸奴大有长进啊,学会搪塞主人啦!」
  楚芸忙用力摇着头说:「芸奴不敢,芸奴真的有……」
  「有什么?」文叻声色俱厉地问。
  楚芸张了张嘴,最后一咬牙说:「芸奴有……有孕了。」
  见楚芸肯定地点头,文叻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厉声呵斥道:「没经主人同
意,谁让你怀孕的?」
  楚芸咬紧嘴唇一声不吭,晶莹的泪珠在眼中打转。文叻眼珠一转,猛地伸手
掀起裙子插入楚芸的胯下,两根手指插进裤衩里面,按住了热乎乎的私处。
  楚芸一惊,连忙用手抓住他的手腕,带着哭音哀求道:「主人饶过芸奴吧…
…芸奴真的……有孕啊……」
  汶叻粗硬的手指慢慢嵌入楚芸温热柔软的肉唇中间,来回磨擦,眼睛盯着她
的脸,狐疑地观察着她的反应。楚芸浑身发抖,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汶叻一把掀开了楚芸的衣襟,目光在她白花花的肚皮上打了两个转,突然提
高了声调命令道:「脱掉,都脱掉!别跟老子耍花招!」
  楚芸呜呜地哭出了声。她没有想到,这个无赖如此的没有人性,自己怀孕都
不能打动他那颗冷酷的心,还是要自己脱光衣服满足他的兽欲。她绝望了,积攒
了一路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她心头战栗着松开了他的手腕,流着眼泪一颗颗解
开自己的衣扣,脱掉上衣,解开胸罩,撸掉裙子,最后用颤抖的双手扒掉了自己
小小的内裤。
  楚芸再次一丝不挂地跪在了汶叻的面前,而他的两根粗硬的手指还在她胯下
的肉唇中间不停地来回磨擦。他狡猾的小眼睛在楚芸白嫩嫩的身子上来回端详,
最后停在了她白花花的小肚子上。一只大手在平坦的小肚子上来回抚摸,还不时
轻轻地按一按。
  忽然楚芸身体一震,她垂下头抽泣着哀求:「主人……不要啊……芸奴……
怕……」
  原来,汶叻的两根手指不声不响地钻进了温润的蜜洞,在里面轻轻地搅动。
  汶叻一手插在楚芸的蜜洞中间、一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小肚子,紧盯着她泪水
涟涟的眼睛问:「芸奴,你没骗主人吧?」
  楚芸抽泣着拼命摇头道:「芸奴不敢……主人开恩……放过芸奴吧……」
  汶叻紧绷的脸突然松弛了下来,露出猥亵的笑容,凑近楚芸的耳边问:「是
谁的啊?不会是那个小白脸的吧?」
  楚芸的脸一下白了,她垂着头哭道:「不……不是……芸奴……和……和他
早就……一刀两断了。」
  「哦,是吗?」文叻眯缝着的小眼睛里闪动着狡黠精光。忽然,他从楚芸的
胯下抽出了手指,两手合拢,托在她的腋下,猛往起一提、一推,噗通一声,把
楚芸赤条条的身子推倒在宽大的床上。
  楚芸一下被吓傻了,不知他要干什么,不由自主地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护
住胸口和下身,浑身哆嗦得像筛糠。
  文叻已经麻利地褪下了裤子,挺着粗硬的大肉棒,狞笑着逼了过来。楚芸赤
条条地仰在床上,眼睛盯着他胯下那勃起得老高的硬挺挺的大肉棒,惊恐万状,
紧并住双腿,只是一个劲哭着央求:「不……不……不要啊……」
  文叻对楚芸的哭求充耳不闻,上前一步,掰开她的小手,扒开紧并在一起的
大腿,腰一挺,噗地一声,粗长的肉棒插进了楚芸的下身。
  楚芸啊地一声惨叫,全身的肌肉绷紧,双手胡乱地猛推文叻的身子,但她的
下身却一动也不敢乱动。文叻缓缓移动着屁股,将粗硬的肉棒缓缓送入楚芸温暖
的身体,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楚芸的脸,观察着她的反应。
  楚芸岔开着大腿仰在床上,脸上惊恐万状,大肉棒每一次的抽动都会引来一
阵凄惨的呻吟。文叻的肉棒在蜜洞中浅浅地抽插了几下,就已经有了滑腻的感
觉。
  他屁股一撅,把肉棒抽了出来。一转身,噗通一声,坐在了床上。
  楚芸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却已被一只大手拉着胳膊拽了起来。只见文叻光
着下身岔开腿坐在床上,一手指着他两腿间,眼睛盯着自己。她一下明白过来,
咕噜翻身下床,噗通一下跪在了文叻岔开的两腿中间。
  文叻指着自己湿漉漉的大肉棒气哼哼地说:「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来吧芸
奴,给主人吹箫!」
  楚芸心里一动,看来这一劫真的躲过去了。她赶紧挺直腰,张开樱桃小口,
一下把文叻粗硬的肉棒叼在了口中,卖力地吸吮了起来。文叻一时无语,似乎忘
情于着温香软玉的口舌之乐中了。一时间,宽大的房间里,只有哧溜哧溜的吸吮
声,一阵紧似一阵。
  楚芸一边吱吱地吸吮,一边暗自思忖,看来这个无赖对自己的身体真的有所
顾忌。不管是因为什么,自己一说怀孕,他就没敢造次,刚才的抽插都是浅尝辄
止,显然是在试探自己。楚芸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说不定他会知难而退,这
次之后再给自己一时的安宁。想着,她嘴上加了几分力量,哧溜哧溜地吸吮地更
起劲了,希望能取悦于他,尽快把他打发走。
  忽然文叻开口了:「芸奴,听说你这几个月很风光啊!西万家几十亿美元的
大项目都交到你手上了?」
  楚芸心头一紧,马上想到了几个月前的AS电信股权转让案,顿时紧张得气
都喘不过来了:「难道他又要自己出卖家族的生意机密吗?这就是他这次召唤自
己的目的吧!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楚芸偷偷抬眼瞟了文叻一眼,一边加紧卖
力地吸吮,一边暗暗思忖,一边是油锅,一边是火海,这次这一关恐怕要过不去
了。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文叻却不紧不慢地转了话头:「芸奴,过几天,主人
有个客人要你招待一下哦,就在这里。」
  楚芸一楞,见他没有继续提融资项目的事,心中不由自主地一松。可她马上
明白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立刻又急了,口中含着粗大的肉棒,眼睛可怜巴巴地
看着文叻,急赤白脸地摇头不止。
  文叻眼睛一瞪:「怎么?不听话啊?」
  楚芸红着脸,用力地摇摇头,又赶紧点点头,嘴里的吸吮却一点也没敢停
歇。
  看着楚芸慌乱的样子,文叻阴险地笑了。他拍拍楚芸红扑扑的脸蛋,毫无商
量余地地说:「这一趟,你是愿意也要来,不愿意也要来。而且要把主人的客人
伺候得舒舒服服,一点都不许含糊哦!」
  楚芸嘴里还在吱吱地嘬着,眼泪却已经叭嗒叭嗒地掉了下来。
  文叻见了,毫不怜香惜玉地把肉棒用力往她嘴里捅了捅道:「芸奴,你哭什
么?你把主人的客人招待好了,主人会重赏你的!」
  楚芸被他的大肉棒捅得直翻白眼,一边嗯嗯地闷哼着一边不情愿地摇头。
  文叻眼睛一瞪:「怎么,不要主人的奖赏?你都没问主人要怎么奖赏你,就
摇头拒绝了?」
  楚芸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脸,生怕又有什么新的花样戏弄自己,嘴里吱吱地
舔得更卖力了,几滴晶亮的口涎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文叻兴致勃勃地抓起楚芸一只丰满的乳房,一边用力地捏着一边说:「你把
主人的客人伺候好了,主人就放你的生!」
  楚芸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放生?放生是什么意思?」
  文叻手上加了点劲,听到楚芸嗓子里发出沉闷的呻吟,他得意地笑了:「怎
么样?公平交易吧?你替主人招待好客人,主人就放手。以后再也不会再找你,
就当我们俩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当你的大少奶奶,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我作我
的小报记者,寻欢作乐。从此以后,两不相干。」
  楚芸的眼睛一下瞪大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两不相干?再替他卖一次
身,一切就都两清了?自己的噩梦就永远结束了?会有这样的好事?」她实在不
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汶叻像看出了楚芸的心思,咄咄逼人地问:「怎么,不相信啊?主人骗过芸
奴吗?」
  楚芸被他说的心中一动。上次在这里陪那位彬彬有礼的绅士春宵一度之后,
汶叻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几个月都没有找自己的麻烦。这次不知又是个什么
样的客人。但在METRO大酒店这样的地方,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出格的事
情。
  要真是能用一次屈辱换取终生的自由,再怎么不堪的经历也可以忍了。
  只是楚芸想不明白,汶叻为什么突然大发善心了?是玩腻了自己的身体,还
是榨干了自己的利用价值?不管怎样,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用一次屈辱的冒险
换取自由的希望,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至少比起让自己在泄露家族商业机密和
身败名裂之间来选择,再下贱一次,舍下脸来替他陪一次客人,实在只是一件微
不足道的事情了。最关键的是,他的要求自己有拒绝的权利吗?
  汶叻见楚芸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故意沉下脸问:「怎
么,这奖赏芸奴不想要啊?那主人还有别的事请芸奴帮忙喔……」
  楚芸一下急得面红耳赤,嘴里叼着青筋暴胀的大肉棒,呜呜地闷哼着连连摇
头,忽然自己又觉得有什么不对,赶紧改成了点头。点了几下,又觉得不放心,
小心翼翼地把大肉棒吐出来,抬头看着汶叻那张无赖的面孔,气喘咻咻地说:
「芸奴愿意,芸奴一定伺候好主人的客人,谢主人开恩!」说完,赶紧又张开小
嘴,把湿漉漉的大肉棒重新吞进嘴里,哧溜哧溜地卖力吸吮了起来。
  无赖得意地笑了笑,顺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漫不经心地打开,
放在了床上。他指着纸上的几行字对楚芸说:「你愿意就好。看好了,这些你要
一样一样地做,一丝一毫都不能含糊。做好了,你就自由了。」
  听他这么一说,楚芸心里一动,知道好事不会那么容易落在自己头上,果
然,他放手自己是有条件的。忙睁大了眼睛去看放在床上的那张纸。那是一张A
4纸,上面只写了寥寥几行小字。
  楚芸一边吞吐着汶叻的大肉棒,一边急切地辨认着。看着看着,她的脸越来
越红。最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汶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楚芸的表情变化,见她一副认命的样子,顿时露出
了一丝阴笑。他拍拍楚芸的脸问:「怎么样芸奴,没有问题吧?」
  见楚芸没有拒绝的表示,汶叻把的肉棒猛地杵进她口腔的深处,不容商量地
说:「没问题就好,你现在就给主人一个挨一个地做一遍,让主人看看合格不合
格!」
  楚芸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就感觉抵住自己喉咙的大肉棒猛地抖动起来,紧接
着一股温热的浓浆呼地喷涌而出,瞬间就灌满了她的口腔。

              (未完待续)

俺去也有毒吗 俺去也qvod 俺去也网页怎么打不开 俺去也最新域名


上一篇:迷奸 下一篇:没有了